• 我以前是个极度挑食的人。 现在想想,还是小时候太安逸了,尽管因为挑食被公认为很挑剔,可还是在我妈的悉心照料以及自我调节之下健康长大,个子中等,也没有变得肥胖。 关于挑食这件事儿,或者说这个毛病,大概是分为两个阶段逐渐治愈的。 [详细]

  • “冬至后十天,阳历过大年”,越来越快的新年画卷在阳历年的节点以后铺开,大街小巷、商点旺铺“哗”的一下拉开了新春的华章,把红红火火的新年高高的举起。 居住在呼和浩特市周边的新农村,春节过的一年比一年日悬,吃的用的早已不在话下了,单说新年买衣服就足以使这个年过得热火朝天,喜气洋洋。[详细]

  • 我是一个土生土长的绿城姑娘,2008年参加工作,到现在十年有余。在这期间,我作为一名导游员,始终奔波在旅游的一线,我走过家乡所有的草原,踏遍附近所有的沙漠,看过绿城所有的景区,我看到家乡的风景却越来越美,我心中的赞叹也越来越多…… [详细]

  • 一晃又过年了,独自一人坐着末班公交车穿行在弯弯长长的街衢。北方独有的干冷夜风随着车身的颠簸,时不时地从车窗缝隙里钻进脖颈,一丝丝沁凉让你不由得打着激灵,多少掸掉了些这一年来伏案躬身、耕耘不辍的疲惫,可以奢侈地享受一会儿繁华都市一隅的年之从容了。[详细]

  • 新年的节奏就是踩着音乐在蹦迪,尤其是家庭主妇越蹦越欢。时尚品味的现代妇女纵是风花雪月也最是菜米油盐,大多喜欢用吃、穿二字来装点节日生活。丰盛的餐桌越来越是她们心仪关注的焦点,大吃二喝如今更是新年恒久不变的主旋律。[详细]

  • 时光在季节的严寒中孕育出温情的花朵——腊八节,溢着香,带着暖,笑盈盈地向我们走来。 儿时,尽管日子贫穷,母亲总要给我们煮一锅浓香糯软的腊八粥。记得腊八头一天,母亲便从布袋里取出大大小小的豆子,让我们拣去杂质和石子,还不忘抓两把葵花籽和花生,并郑重地叮嘱我们不要贪吃。[详细]

  • 过罢小年,大年就指日可待了。这心情呀,就像窗花里那红格艳艳的花儿绽放在春风里一样。 从腊月廿四直至年底,人们不用择日子就可办理婚嫁大事,娶媳妇、聘闺女的事宴特别多。如今好多人婚嫁不再择日子,只要在腊月、正月里找上个双休日就行,亲朋好友能有时间来参加喜宴。[详细]

  • 腊八一过就是年。居住在呼和浩特周边宽房大院的农村人“呼”的一下忙了起来,忙什么呢?主要是忙乎打扫家,这比以前的“二十三,洗灯盏”的习俗要早15天。 在过去,腊月二十三,麻糖祭灶洗灯盏,恭送“上天言好事,回宫降吉祥”的灶王爷升天,之后,洒扫庭除便全面展开。[详细]

  • 一进腊月,便嗅到了年味儿。大年到来之前,做好迎节前的吃穿用度,是故乡亲人们谁都不能怠慢的事情。 其实,早在腊月之前的大雪节气后,人们就已经开始行动,如杀猪宰羊,储藏肉食,以备整个寒冬腊月食用。然后便是过腊八,此前一天,我的母亲和村里众多的女人们便开始做准备......[详细]